好人网
好人网

《法证先锋》监制梅小青冲锋40年 被老公劝退休

发表于 2020-02-25 15:34

法证先锋4

梅小青

  羊城晚报记者 胡广欣

  2月17日,《法证先锋4》播出。翡翠台的首集收视高达33点,打破TVB剧集八年来的首播纪录,在微博也一度冲上热搜榜前三位。

  《法证先锋》系列讲述法证、法医、重案组结成“铁三角”联手破案的故事。与前面几部不同,《法证先锋4》首次起用黄浩然、谭俊彦[微博][微博]、李施嬅、陈炜、朱晨丽[微博][微博]等演员担纲主演。不过,该系列真正的灵魂人物——监制梅小青还在。

  梅小青与高收视几乎可以画上等号。其中,TVB连续三年最高收视剧集——2009年《宫心计》、2010年《公主嫁到》、2011年《法证先锋3》都出自她之手。2012年,梅小青与丈夫刘家豪转投NowTV,并共同制作了内地古装剧《卫子夫》,该剧在浙江卫视播出时,CSM34城收视长踞第一。

  不过,梅小青近日宣布,由于身体原因,《法证先锋4》将是她退休之前的最后一部作品。在《法证先锋4》热播之际,梅小青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,分享关于《法证先锋》系列以及她40年电视生涯的故事。

  《法证先锋》系列

  拍到第四部,仍然会晕血

  在梅小青的电视生涯中,《法证先锋》系列是一个“异数”。她此前的作品,包括《插班生》系列(《豪门插班生》《娱乐插班生》《乐坛插班生》)、《爸爸》系列(《绝世好爸》《爸爸闭翳》《当旺爸爸》)都是轻松的喜剧小品,《洛神》《公主嫁到》《宫心计》《深宫计》等古装剧也大受好评。但是,她很少碰刑侦破案这种“硬核”的题材。其中一个原因是梅小青有严重的晕血症:“我连抽血都不敢看。儿子如果受伤出血,我看到也会腿软。”当初,TVB一直希望梅小青开拍一部以法证为题材的剧集,但她迟迟没有下定决心,因为“要查案就要有命案,有命案就要见血”。

  梅小青创作剧集有自己的想法。她提倡“剧以载道”,希望剧集可以带给观众一些正面的价值观。所以,她每次都先把最核心的观点确定下来,再由此展开创作。比如,《洛神》是讲“心善则貌美”,《公主嫁到》则是讲“亲情无价”……至于《法证先锋》,她终于找到了一个核心价值:只要犯罪,就会留下线索;只要有线索,法证人员就一定会找到。在一个个犯罪案件背后,是法证、法医、重案组共同织成的“天网”。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”这成为该系列的核心,同时也让梅小青甘愿为之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。

  梅小青是出了名的“工作狂”,每拍一部剧都会全身心投入。她说:“拍《法证先锋》第一部的时候,我甚至梦见全家被杀,我要去找凶手……所以每次拍完《法证先锋》,我都要拍一些开心的喜剧来平衡一下。”虽然该系列已经拍了四部,却依然没能治愈梅小青的晕血症:“我会尽量避免太血腥的画面,但日常生活中还是克服不了怕血的心理。”

  新的“铁三角”,没让我失望

  《法证先锋》第一部于2006年首播,由欧阳震华[微博][微博]、林文龙[微博][微博]、蒙嘉慧主演,当年取得了TVB剧集年度收视第二的佳绩。去年3月,翡翠台在深夜时段重播该剧,首集收视依然高达7点。

  《法证先锋》之后,原班人马又拍摄了第二部。而2011年的《法证先锋3》和如今的《法证先锋4》,则分别有独立的故事线。梅小青坦言,没有将前两部的故事延续下去,既有演员的原因,也有剧本本身的考量。她始终希望通过“善恶终有报”的故事以及大团圆结局带给观众正能量,所以不忍心破坏剧中角色的幸福:“前两部已经基本上把角色之间的感情交代完了,我也不想把这些角色写死、写他们离婚……所以干脆另起炉灶讲述别的故事。”

  虽然阵容大换血,但《法证先锋4》延续了该系列“替死者说话,给生者交代”的核心。剧集播出了一周,观众有不同的评价:有人喜欢剧集节奏够快,案件有悬念;也有人不习惯新的“铁三角”组合,认为破案时依赖高科技仪器反而削弱了推理的快感。梅小青坦言,《法证先锋4》的制作难度比前三部都要高,因为要避开前三部出现过的桥段,还要花时间学习日新月异的高科技仪器……“我已经答应了家人要退休,这是我在TVB最后一部剧,一定要做得完美。”拍摄过程中,梅小青还不断修改剧本。

  对于黄浩然、李施嬅、谭俊彦这组新的“铁三角”,梅小青赞不绝口:“黄浩然是一个非常有演员道德的人,守时、注重仪容、熟读剧本,在这部剧里显示了大哥的风范。李施嬅认真求精,讲英文非常好听。谭俊彦的表现虽然有争议,但我觉得他很用心,没让我失望。”

  她的人生故事

  做到了总监,还睡在公司

  梅小青是香港电视行业里少有的女性监制之一。她在台湾念完广播电视课程之后,回到香港进入电视台工作,一晃就是40年。“除了以前帮人补习、给乐队打鼓这些兼职之外,我从来没有做过别的行业。”梅小青说。

  她的第一份工作是丽的电视的PA(助理编导)。当时,梅小青给香港的几家电视台都写了求职信,丽的最快给她回信。梅小青回忆,那天她提早到了面试现场,面试官是钟景辉:“他当时赶着去开会,下一个面试者又迟到了,于是他就这样聘用了我。”

  梅小青小时候家境不算宽裕,她又是长女,当时选择报读台湾的广播电视课程,为的也是帮补家计。进入丽的之后,梅小青一开始加入了综艺节目《下午茶》栏目,后来又兼做戏剧组的工作。“我刚入行的时候一个月工资900港元,三个月之后升到1200港元。当时日做夜做,连花钱的机会都没有,我就可以把钱留给家里。”梅小青与父亲的感情非常好。父亲的支持,也是她在电视行业待了40年的原因:“当时我兼顾戏剧和综艺节目,回到家累得瘫在床上。但是,爸爸看到电视里有我的名字,会偷偷地笑。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继续做下去。”

  梅小青拼足了40年。她笑言:“年轻时经常睡在公司,做导演的时候带着睡袋在荒山野岭也睡过。没想到后来做到总监了,还是得在公司睡。”2012年,梅小青与丈夫刘家豪一起离开服务了多年的TVB,加盟Now TV,并制作了合拍剧《卫子夫》。她回忆,有一次赶着交《卫子夫》的剧本,她又在办公室通宵工作:“第二天一早,我哭了,问自己为什么要活成这样?但哭完又没事了。”她甚至打趣道:“现在比以前舒服多了,做PA的时候只能趴在桌子上睡,现在TVB办公室里有一张可以睡觉的沙发,我还带了被子和眼罩。”

  冲锋40年,身体亮红灯

  梅小青形容,自己在电视界40年的生活就是“冲冲冲”。年轻的时候,她与同为监制的丈夫刘家豪分工合作,尽量把家庭和工作都照顾好:“儿子读书的时候全部由我照顾,我除了工作之外的时间都是回家陪儿子。家豪哥就负责对外应酬,我从来都不去。到了儿子中学二年级的时候,我再慢慢抽身,重新工作,找回自己的生活。”

  长年累月的高强度工作,让梅小青的身体亮了几次红灯。在内地拍摄《卫子夫》时,她曾经在开会中途突然晕倒,吓坏了一众演员。回到TVB拍《深宫计》时,她被检查出左脑一根血管已经堵塞了95%,差一点就要中风。2018年,她接受了一次颇为危急的脑血管手术。

  由于身体原因,丈夫和儿子“勒令”梅小青退休。梅小青坦言:“我现在还没正式收山,已经有很多人叫我出山了。一收到剧本我就想看,但我要控制住自己。”她希望自己可以先过一段悠闲的退休生活:“首先尝试一下自然醒,还想做义工、跟亲朋好友相聚、多多陪伴我的双胞胎孙子。我还可以看自己想看的剧,回顾一下自己以前的作品,也挺好。”

上一篇:没有疫情可以或许反对,你对建功的憧憬 BSVX

下一篇:山西大同新荣区唐山沟煤矿涉嫌瞒报一人宁静变乱,涉事两边私了矿方未上报 vqtfveom